传媒专家潘建新:新冠疫情将引起传媒产业颠覆性巨变

未知 admin 2020-03-22 20:37

2003年非典,对中国传媒产业的影响与颠覆巨大:在这过去十几年里,网络媒体逐渐崛起,各媒体对事件的报道更客观公正、更迅速、更直接,让广大群众能够在第一时间内了解事实真相。毋庸置疑,这次新冠疫情也将给世界带来一次颠覆性巨变,这个巨变已经开始,并将可能影响到所有人类行为。而与人类沟通、信息传播相关的传媒产业,必将首当其冲

传媒专家潘建新谈到:传媒产业链将出现结构性调整

(图片来自网络)

传媒(文娱)产业在一个国家的经济贡献中的占比,很大程度反应了这个国家的发达程度。从获悉的实际公布数字看,美国这个产业在国民经济中的占比竟然高达40%,而中国仅有5%左右。如此重大的疫情,对整体经济的打击是注定的。媒专家潘建新认为对传媒产业特别是文娱产业的打击,更为严酷,而且对于这样的产业,恢复期还比较漫长,不可能瞬时满血复活。所以,相比全球来看,也许中国整体的抗打击能力更强一些,那么后期的经济恢复就更快。疫情是绝对平等的,对于人类来说,不分种族、阶层,也不分国界。如今,我们已经看到了灾难的蔓延,甚至全球疫情恶化带来的严重威胁。而此前占据比例更高的国家来说,因为疫情的特点,渡过这个危机可能就需要相对长一些的时间,该产业的恢复也就可能慢一些。

同时传媒专家潘建新还谈到后疫情时代,首先出现产业结构化调整的,必然是与传播直接相关的产业空间链。传媒产业的整体将向新兴崛起国家转移,随着资本的介入,以及受众市场的需求,这个转移将是明显而快速的。

他指出事实上,特朗普政府其实早就有所预见。恢复和发展美国本土基础工业,调整经济结构,一直是特朗普所致力的事情。但恰恰也正是传媒产业的高度发达,才会促进国民优越感和享乐主义的高涨,也使得其有着对国民独特的依赖(惯性)性。这次疫情对美国本土传媒产业的打击可能是极其残酷,甚至是摧毁性的。所以,潘建新认为后疫情时代的产业结构化调整,也将成为必然。对于中国这样的新兴崛起国,传媒(文娱)产业因此前较轻、较灵活,那么在后疫情时代整体经济的恢复速度较快,自我治愈能力也相对较强。而对于欧美,特别是美英,则将出现相对迟缓的恢复期。所以,从全球角度看,这个产业链的空间链调整,势在必行。

(图片来自网络)

其次,从产业链的价值链角度去看,传媒专家潘建新指出伴随此次疫情,同步在全球爆发了另一场“没有硝烟”的舆论战,传媒产业的成熟度则成为这场战役的决胜因素之一。中国,通过多年来通讯业对基础设施建设的不计代价的付出,占据了无法比拟的互联网通讯的布局优势,但在内容生成、舆情管理以及应对舆情的公共决策上,还明显呈现出某些不成熟之处。一方面,基础设施保障了媒介与传媒行业的运转通畅,对疫情当中的舆情管理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而另一方面,其产业相对年轻化也使得显现出在传播管理上的内容单调、章法凌乱、管控不力的现实情况。在后疫情时代,中国对传媒产业的产业级价值重视,势必需要提升。

再次,从传统传媒产业内部而言,产业链的企业链升级也势在必行。一方面,媒体将出现进一步融合的趋势,媒体自身的触角将向产业外延展,从传播手段、内容的融合时代,逐步过渡到社会融合的时代。另一方面,传统的传媒中间商,即广告、公关等相关传播类企业,将向着与企业和媒体两端各自深入与融合,整个产业将全面进入战略发展地位。这不仅是一种深度融合,更可能在资本的运作下,成为更大的有机联合体与大传媒(文娱)产业联合体。这次疫情已经清晰地告诉我们,传统的系统中,传媒产业的相对独立化,已经扛不住如此社会化危机的打击,必须寻找模式创新,才是真正的出路。

传媒专家潘建新指出:产业发展将出现导向性创新

传媒产业从诞生起,一直是以“组织”为核心发展导向的产业。但是,在互联网应用高度成熟化普及化的今天,随着疫情爆发后的强刺激,让“个体”前所未有地凸显。个体的内容价值、传播价值乃至影响力价值,均得到了空前的放大。但是,这个“放大”,显然人类并没有做好完善的准备。在后疫情时代,潘建新提出如何引导、管理和规范化“个体传媒产业”,将成为重要的课题。自然,根据市场经济的基本规律,至少在中国,中间链产业化的突飞猛进发展,已经成为必然。同时,我们可以看到,围绕着以MCN、垂直内容工作室等为代表的传媒中间商,以及“文旅集成商”、“文娱经销商”也将迅速崛起,个体们在其间的作用是越来越大。但是,我们也要知道个体的力量永远不会强过群体的力量,在群体中高效发挥个体的力量,将无数独特个体融合成为新型的强势群体,才会是受众喜闻乐见的,也是整体产业的未来趋势。

(图片来自网络)

IT与互联网技术,在经过半个世纪的成熟期后,已经全面渗透于社会生活的每一个角落。可以预见的是,5G、AI、区块链技术,在未来的中国将会得到更快更大的推广普及应用,传统传媒企业全面技术化,不再是一句口号,而成为发展之必然。而且,特别要清楚的一点是,只有产业化提升技术应用,才有可能促进基础技术的进一步研发和进步。技术创新的主力是企业,而不是其他。所以潘建新认为:技术,并不是产业发展的掣肘,而市场才是。

(图片来自网络)

传统传媒文娱产业是以“传播”、“体验”为发力点的,这就形成了以“新闻”传播为核心导向的大传播系统,以及以“体验”“感受”为核心导向的文化旅游系统。用最简单的话,就是以事实为导向的产业,一切强调在事实的基础上进行产业行为。后疫情时代,人们将价值观认同提升到事实认同之上,破势产业行为不得不转向以价值观传播为导向的时代。这就意味着,我们需要讲感性传播手段和内容,提升到前所未有的重视程度。

潘建新指出从信息的营销、传播及一定的影响效果上看,我们知道,人们在获取信息时可以分为理性信息和感性信息。传统模式下,我们更注重理性信息的表达和传递,而未来极其可能出现的情况是在感性认同的前提下,再去深入了解、认知理性信息。所以,以承载更多、更快、更直接感性信息的视频传播,将跃上一个新的发展台阶。而文化娱乐形式的信息快餐,一方面催生了中国庞大的短视频市场,另一方面确实也影响了人们深度阅读和思考的习惯。所以,在后疫情时代,如何将视频传播与深度理性传播有机融合,将成为我们研究与提升信息对人的认知与行为的效果影响的主要课题。

传媒(文娱)产业的发展,对于社会的贡献,不仅在于经济,更在于人文的进步,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全球的互联网已经走过了五十年历程,进入到后五十年的下半场。后五十年的第一年,就遇到了席卷全球的疫情,一下子给这个星球踩了一脚刹车。很多政要都发出了“自二战以来,我们面对的最大危机”的呼吁。我们不仅面对了失去亲人的悲痛,忍受了城市停摆的煎熬,渡过了隔离家中的恐慌……我们也看到了逆行者用生命去捍卫的伟大,普通人用积极阳光去配合的光辉。此刻,我们没有理由停止思考,停止思辨,因为我们还要继续前行。

潘建新认为:虽然,人类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但是,也许在未来会觉得这脚刹车恰到好处。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


0

相关文章

我来评论

评论